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RZD博客

活到老学到老 zouwanrenshengzhyz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我家院子里的那口井  

2015-02-14 00:48:59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【原创】我家院子里的那口井 - NRZ - NRZ


我家院子里的那口井


文/NRZ


      小时候,我家的房子是租的,房东姓唐。整个院子共有四户人家,住在我家对面的是一对老师,男的在南京28中学教美术,女的在南京30中学教音乐,膝下两儿一女,剩下的两家便是房东的一家和房东哥哥的一家。这是一个大院子,房子都是木结构的,每家都是上天花、下地板,古色古香。在院子的一侧,有一口大井,十几米深,在没有装自来水前,家家的生活用水都靠这口井,用水多时,大家还得排队打井水。在院子的另一端还有个边门,是通往隔壁的几户人家,我们是27号,他们是29号,大白天这个边门是大开的,所以,隔壁的人家也在此打井水,初一算,这口井要管六十来号人。

      话说这口井的上口直径有八十来公分,井的下端直径估计有一米多一点,深度在十米上下,一桶水打上来,要拽好几下,如不会打,吊上的水很可能只有小半桶,甚至吊上来只是一只空桶,而没有水。所以,打井水还得有点别别窍,水桶沉下井底,你得必须将桶绳在手中晃动,左右摆几下,然后做一个向下的动作,使桶口侧翻,引井水顺势进入,这样,便能吊一桶满满的井水上来,那井水水色碧清,口感清爽还帶一点甜味,真乃绿色生活。到了夏天,打一桶冰凉的井水,往竹床上一浇,那床上的凉气直冒,犹如植入冰块,中午热得受不了时,打一桶井水往脚下一倒,那冰凉、那爽气,就如同在给你降温,再买几个西瓜,用网兜兜好,往井里一吊,过半个小时拉上,切开再吃,那口味无法形容。到了冬天,你看,那井口上方热气直冒,到了洗菜、做饭、清理卫生时,家家户户在各自的地方放置几个盆将井水倒满,一溜排的讲着、说着、笑着,洗着,好不热闹。今天你家吃什么,他家吃什么,一览眼底,清清楚楚。到了晚上,将通往隔壁的边门关死,同时将井口盖上,两边不能串门,故,要通知他们将井水打好,否则,要开门来打井水是不行的。

      不知过了多少年,院子里的那口井开始出故障了,先是井水水位降低,然后井水有点浑浊,还能凑乎用,随着时间推移,井水开始发臭了,也不能再用了,于是院子里的人家开始从自来水供应点买水,那还得用两个桶挑水回家,估计有两百多米,水重六十多斤。那时家里只有我一个男的,于是这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,想当初,兄妹有时为挑自来水还相互推诿过。经过一段时间,自来水通了,我不再为挑水而愁眉苦脸了,一度清凉的、碧清的、甚至还带点丝丝甜味的井水,也从此退出历史舞台。用现在的话讲,此井水已遭到污染,现在想起来,这污染源就是来自两个大院的生活排水并直通井底,使得有污水渗透井里。根源找到,此时我们已尝到吃自来水、用自来水的甜头了。

      四十年过去了,再次回到小时候住过的地方,那里已变成高楼大厦,一墙之隔的南京一中高大围墙,已在我的视线中抹去,地貌、特征已完全消失,只有那一条不曲又不直的内秦淮河在述说着从前、现在,碰不到熟人、也看不到熟悉的身影了,以前的玩伴、同学、邻居也不知道都在哪儿,回头再找那口井,我只能说是否被填或被埋。假设,如果开发商或者是当地政府,在拆除老街、老区,能考虑保留一些能够让百姓有享头的地标和有纪念性的建造物,那该有多好,那是一段历史,那是一个时期的代表,那是能勾起人们情感的象征。别了,我家院子里的那口井,也许你已经被填的严严实实,滴水不渗,而不想再重演历史悲剧,以主张河水不犯井水、井水不犯河水,实实在在的还百姓一个真实的自我。以井水的冷暖、清透、碧绿、香甜,洒满人间,不愿再想被人为破坏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