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RZD博客

活到老学到老 zouwanrenshengzhyz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童年的记忆  

2016-11-29 23:03:09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【原创】微型小说《童年的记忆》 - NRZ - NRZD博客

 

童年的记忆

图片·网络


文/NRZ



      那年,江南的冬天,天气非常寒冷,天空飘着鹅毛大雪,落地无声,凄凉凄凉。远处,一位中年妇女身边搀着一个小男孩,正一瘸一拐的行进在茫茫大雪之中,母子俩被冻得脸色铁青、耳朵麻木、手脚冰凉。妈,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儿?去了你就知道,就这样,母子俩一问一答,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。

      哐当一声,坐落在金城的一家监狱大门突然打开,里面出来几个狱警,没有一点笑容,神情非常严肃。谁是“八号”的家属 ,把要送的东西给我,随着碰的一声,监狱大门又被关上,就在这时,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响彻云霄,小男孩哭喊着一个劲地往母亲怀里直钻,不怕不怕,母亲用颤抖的声音安慰着,呵护着,将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······霎那间,中年妇女拉着孩子的手,头也不回,目光痴呆,一个劲的向雪地里跑去,眼前,雪花早已被远远抛在脑后······

      回去的路上,小男孩问他的妈妈,我们刚才是去得什么地方啊?怎么有解放军站岗,还有把门的,是不是我爸在里面工作,外人不能随意进出,母亲支支吾吾的说:是、是······其实母亲早已眼含泪花,心如刀绞,再往下讲肯定心情难以克制,再怎么也不能让孩子从小在心灵深处深深烙下伤痕啊,中年妇女硬是将泪水狠狠咽下,拖着一双沉重的脚,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向家中迈去。

      原来,关在监狱里的“八号”是一个犯人,在某中学教美术,在五八年被打成候补右派。这不,快要被释放时,他的老婆就带着小孩为他捎去了过冬的衣服。就这样,一个在监狱、一个没有生活来源的中年妇女,就带着五六个儿女一路走来,为了生存,那真是度日如年啊!!!其实那个小男孩在心中已经有点数,只不过对社会、对政治上的一些问题弄不懂,只听到身边的顽童和小伙伴骂他是黑五类、地富反坏右的子女,有一次,男孩所在的班级要选级长(就是上课喊起立、坐下的)相当于中队长,有同学推荐这个男孩,因为男孩各项成绩名列前茅,所以,大多数同学一致赞成。就在班主任定夺的那一刻,有一个同学突然站起,叫嚷着,我不同意,我不同意!他是黑五类、是地富反坏右的子女,他怎么能担当级长·····就这样,一个以家庭出身好坏作为衡量一个人标准和成长的那个年代,真叫人哭笑不得,罄竹难书啊······

     没过多久,孩子的父亲被释放,一家老小又团聚在那个不足40平米的老宅里。“八号”上午回来的第一个晚上,就带着最小的儿子和最小的女儿,花掉2毛5分钱,三个人,在大浴室里痛痛快快洗了一把澡,有望来年有个好兆头。日子虽然难过,但毕竟孩子的父亲回来了,从此,他们又能听到父亲回家时的那双沉淀的脚步声和父亲拉胡琴的声音。从那时起,“八号”就凭着一身画画的本领,在街道、厂矿企业画画, 赚一点钱养家糊口,仅靠这一点哪能维持生活,无奈,孩子他娘凭着信用、诚实和本分,借东家、借西家,以求得同情和怜悯,她万万没想到,一个大家闺女,一个有钱、有地位的人家,女儿今天会走到这一步,真是欲哭无泪,常人难以理解,看来是这位母亲人生的命中注定吧!

     好几年,在9月1号开学的前几天,父母亲就为儿女区区几块钱的学费搞得一筹莫展,因不能按时缴费,几个子女经常被班主任劝回家讨钱。要面子的这家人,您说,他们哪来的钱,没法子,只有再去借,还好,这条巷子里的邻居还算真的实在,通情达理,每每出手,绝不推辞!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这家人家就靠孩子父亲画的画所赚来的钱,维持生存。几个小孩,常年穿的袜子是脚后跟裸露、裤子是补丁加补丁,有时烧了一顿好菜,“八号”还要给小孩平均分配。有一年,中年妇女家里面实在揭不开锅了,就对“八号”讲,今天如果你不想办法找米下锅,我就不活了·······无奈,“八号”把二儿子叫到跟前,说;你,到、到、到你大哥的学校去一趟,无论如何叫他想办法。当时,“八号”的大儿子在某大学读书担任一小小头目(供给教育)什么的,他向组织说明情况后,借了点钱,这下,才解燃眉之急,妇人也定了定神,不然,有没有下面之事,正不知从何说起······

        转眼间,文化大革命开始。在那个年代,凡是出身不好的人家,想要出人头地,除非太阳从西边出,这不,“八号”家里面整天有来外调的,说“八号 ”有历史问题 (“八号”曾在民国政府,总统府担任过什么职务)故,只要与“八号”共过事,有什么牵连的事都要来调查,你看,这不震动了整个一条街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都戴着有色眼镜,把“八号”一家看了个底朝天,什么历史反革命、大右派、国民党的军统等帽子一夜间统统给戴上,恨不得再踏上一只脚,叫你永世不得翻身。没过多久,“八号”就带着老伴和他的小儿子回到久别的老家,过着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生活·········当时,“八号”的大儿子已经成家,大女儿、二儿子被安置在工厂、二女儿下放苏北宝应后调回老家、最小的女儿跟街道恳求,留在城里读书,并由大女儿负担,一切,顺其自然。不料,“八号”大儿子的单位(属文化局)也赶热闹,把大儿子也动员到了农村,这一来,两家人都来到了老家落户,一蹲就是七八年,期间,故事太多太多,且听下回分解········

      

    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